钟情陕北的腊月优美散文

发布于:2021-07-19 08:19:36

  陕北浓浓的年味是从腊月开始的……

  陕北的腊月性格鲜明,棱角突出,也决绝,恨也锵锵;陕北的腊月色彩分明,多姿多味,象窑洞崖面子上挂着的红辣椒,像老山羊皮袄里吮着冰溜子,像柳木棍子上挑着的响爆竹。

  老北风仿佛在炉火里淬过,在磨刀石上蹭过,咄咄逼人。它嘶叫着怒吼着踅来踅去,专拣脚趾、手指、耳朵这些末梢神经咬……

  缸里腌的大白菜酸了,圈里育的黑猪肥了,绳上晾的粉条子干了;刀磨快了,水烧开了,三位一体烫汆了一壶老酒,咕嘟咕嘟炖出了黄土地的’味道。这会儿,你再瞧??腊月就入诗了,村镇就入画了,屋檐下氤氲出来的万千种风情??一半炊烟,一半香气,被腊月特有的严寒一漂,疏忽间就迷茫了老榆树下的岔路口……

  “三九四九,哈门叫狗”是腊月永恒的诠释,年关前红火热闹的集市则是它*年来鲜活的命名与主题。牛羊猪鸡等各类畜禽的哼哼声,南来北往的小商小贩的叫卖声,是它层次分明的结构;蹩脚的小汽车,别致的架子车,各色的摩托车,是它条理清晰的过渡段;盈利的甜头,折本的苦头,嫉妒的酸头,凡此种种,情愿也好,不情愿也罢,都得自己来承受、来品味。

  腊月是农历馈赠我们的最后一节甘蔗,不那么好啃,却很有嚼头。

  除夕就是年了,就是腊月最火爆的巅峰。家家户户竞相举办滋味大展:鱼虾的腥,牛羊的膻,鸡鸭的醇,青菜的鲜,猪肉片子烩粉条子满口的香……咀嚼着,咂磨着,忽然就有了冬风夏、春华秋实的味道,就有了生活与时代、本分坚守与开拓创新的味道。

  呵,我钟情的凛冽的飘香的陕北腊月啊!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